剪刀咔嚓嚓

妞妞可萌了,看头像~\(≧▽≦)/~

压力大到无法fu吸,谁之过?

ri

麻烦你原地爆炸,ri你全家仙人板板

心态如niao崩

瞬间就觉得好强的孤独感……我是又犯毛病了吗我?还是最近身体不好的后遗症?不想给医生发短信。狗带吧,我。

天辺の糸

#星撃きparo,原梗来自P站一篇mssp很SF的世界观设定,找了半天都找不到原文ID了QAQ#

#题目借用虫师某话。#

#死捏他注意。OOC注意。时间线混乱注意。虽然是里风但是老里全程没有出现注意#   

#老血【】岁生快虽然好困我都不知道自己写了点啥#

#我不管米国时间没到就还不算到61#


[亡くなる]

这一年的南极极夜马上就要结束的时候,艾莉亚在γ和女儿尤尼的守护下静静地停止了呼吸。

因为艾莉亚的急病,风一连一个多月都没能合眼。老实说如果没有基里奥内罗家族的成员不停替他用火炎能力“进补”的话,或许连他自己都会跟着这难以结束的漫漫长夜一起...

立个flag

今年要把贺文写完,否则下次池子不出蛋五→_→

大家都好勤劳啊

一脸死地躺

然而看了看几个没写完的稿,最新的一篇为什么一股闽南味儿,龙的那个梗也一股浓浓的闽南普……这是要坑的节奏啊【。虽然觉得十二国最有可能填完,然而太长懒填【。每次打开存档就欢乐地看看结尾就又关掉了……

候鸟

在小舟上摇荡之时,里包恩梦到了鸟。

不起眼的羽毛,有时飞动有时停歇。里包恩梦里的鸟儿总是穿过丛林和大海,匆匆飞向它们的目的地,飘落在地上的只有一地阴影,像是树丛中洒下的斑驳光线。

那些都是什么鸟儿呢?又是为什么千百年来都顺着相同的路线飞去同样的地方?他不知道,他从来也认为自己不需要知道。他只是在梦里仰头看着那些鸟。

杀手先生咕哝一声,向下拉严盖在脸上的帽子。身边一下一下撑着竹竿的人动作十分轻缓,仿佛要将数天前还浸润着的血气全部从他身上轻拂开去似的,披着的灰麻布斗篷也随着一起一落。这样眯着眼看了几个来回,他就觉得又开始稍微困顿了起来。啊啊,大概是之前在战斗中稍微受了点小伤,现在身体才...

每天努力练习还是有用的(拇指)

今天突然觉得轻松了很多,脑子里不是一团浆糊了,也不用很多次停下来考虑该怎么表达。如果之前没有借调早点开始练习的话何愁N1不过啊_(:з」∠)_

然后是今天的感想:

“一张桌子和一把椅子”简化成“一对桌椅”还是感觉比较好【喂你到底在纠结什么奇怪的东西啊!】。虽然“一棵是枣树,另一棵还是枣树”也别有风味,但是为了力求好懂还是简练为上。

多余的“的”和形容词能省则省,不要太过追求一字一句都译出来,汉语的精髓其中一点就是别·啰·嗦。这点其实已经在每天练习中影响了“Joker”不少……回头看看简直捂脸,用了多少“的”和多余的语气感叹词啊...

你们这群人今天就光捅刀了是吧??????QAQ

脑洞开发地:

QAQ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柯拉桑!!!!!!

Joker(下)

天边隐约传来绵延不绝的风声。

“「永恒的西兰特」拿到手了吗?”两拨人在阴暗的街角悄无声息地会合了,其中一个人这样问道,“你可别不小心拿到假货,这次任务的报酬可是很高的。”

“轻而易举。”

男人抬起手,一颗宝石在他手心里散发着奇异的七彩光芒。明明是无星无月的夜晚它却还是能照亮身边的一小块地方,可见绝不是普通的宝物。

“等等啊前辈!什么叫做轻而易举啊!一边说「啊这些保全设备一个个破坏太麻烦了」一边把我一脚就踹进去的人随便这样说可以吗!我要去劳保协会投诉你的啊!!”

宝石的光芒下露出Pik的脸,恶狠狠地瞪了脸肿得像猪头一样的Karo后对方马上缩了缩脖子停下了抱怨。

“果然赝品商手里的这颗...

Joker(中)

"哎呀呀,真是抱歉啊小鬼,这家伙一认真起来就会认真过头,你就原谅他这次啦。"

帐篷侧面用来堆放杂物的小片空地上,卸了妆的“小丑”蹲下身笑眯眯地对Luca说。他长着一张在这里极为罕见的东方面孔,或者因为是外国人的缘故,说话的声调稍显有点奇怪的平淡。

“最近你是不是话比以前多了?”黑西装男人撇嘴,“¥%#*——”

Luca没听过的奇怪语言脱口而出之前,“小丑”飞快地打断了他:“哎呦,关于这个问题,我也想抱怨拉丁语系之间为什么互相转化这么容易我却得拼命从早到晚练习的问题呢,我的辛酸史简直都能写成一篇小论文发在《Giornale storico della letteratura...

想了想

15年的目标就暂定为:

日语方面,把所有萌的cp都翻一篇出来,其他不定→这个目标基本感觉完不成了;

其他语种方面,把M语的单词重新背一背;Z语是从3月份开始学。

写文方面,先……先把手头的一堆坑写完这样?

课题方面,把手头的论文改出来。

然后就是天气转暖之后运动,运动,再运动!

花的记忆

花の記憶

P站id=4626468

作者めだか,请给作者打分。纯属练翻,有错勿怪……


**********************

抱起哭喊着的年幼的你之时,我觉得我得到了不可思议的命运。

「战国,那孩子是怎么回事?」
看见这样说着走来的熟人,战国的表情缓和了下来。
「没事的,那个人叫卡普哦。虽然声音和态度都很夸张,但不是坏人。」
换了个姿势把轻轻颤抖着的孩子抱在怀里,大步走向的地方他的战友卡普在等着。

「这是我在北海保护的孩子……稍微有些原因啦。我想暂时在我家照顾他。」
「嚯!你和上面说了这事吗?」
「啊啊。挺简单的事。」
「这样啊!那样的话就能安心了!
 小鬼,已经什么都不用担心了哦!」
抬头看怪...

私の恋を知ってください(设定&一)

就,在这边也挖一下,鼓励自己早日脱离冬眠


设定

·花吐き病=吐花症,原设源自花吐き乙女这部漫画。

·据说是从室町时代开始流传的传染病,因为单恋之苦所以吐出花朵的奇怪病症、除了吐花之外没有其他的症状。

·接触到吐出来的花瓣会传染。

·没有根本的治疗办法,但若两情相悦会吐出银白色的百合花朵而痊愈。

·本文二设:只有在强烈思念、呼唤对方名字或者情绪强烈波动的时候才会吐花;染病的判断标准是“自己认为单恋某人”;恋情越深,痊愈时吐出的百合花越多。

·虽然是里风文,但是通篇感觉没怎么出现师傅。

·

Joker(上)

“今天你看了吗?”

这句话在Poker马戏团来到这个小镇后的两周已经迅速成为大街小巷人们嘴里的流行话题。

做贼般穿过齐踝部的草丛,Luca小心翼翼地揭开眼前竖条纹状的帘幕。因为是小孩子所以很轻易就能从帐篷支架的空隙里钻进去真是太好了。在这种经济不景气的小城镇,小孩子的娱乐少之又少,虽然他强烈表示想要看马戏的欲望(妈妈,就这一次!),但由于妈妈认为买票的钱更应该花在别的地方而果断被驳回。马戏团在小城的巡回演出已经接近尾声,实在对街上开心谈论着精彩绝伦马戏内容的小伙伴羡慕嫉妒恨得不得了,Luca终于决定干这一票铤而走险的“大事”。

帘幕的对面,伴随着热情的音乐和欢呼的声浪——那是他从未见过的...